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企业天地曝光台

又一起!男子酒后昏迷出租车上“吓傻”的哥

发布时间:2020年01月10日 15时25分  作者:  

上周,《重庆的士》刊登了两名乘客参加聚会后醉倒在出租车上,的哥无奈求助警方的报道。无独有偶,近日,又有名乘客在出租车上现了“洋相”。

据了解,事发当晚,有市民向沙坪坝区110快处一大队报警称,有乘客醉倒在出租车上,任凭司机怎么呼喊都没有反应。

接报后,民警立即赶到现场,发现出租车后排有一名中年男子摊倒在座椅上,民警试图与其沟通,但醉酒男子却只是发出了“呜呜呜”的低吟声。

“我是在南坪载到他的,一上车感觉他的状态还好,没想到了目的地,却怎么也喊不醒了。”的哥陈师傅告诉民警,因为乘客一直未醒,还以为对方突发了什么疾病。“当时脑袋一片空白,后来经路人提醒才报了警。”

因为与醉酒男子沟通困难,民警只好买来矿泉水给他喝,等待其酒醒。10多分钟后,男子意识渐渐恢复。随后,民警通过其身上的手机,联系了他的好友。不久后,醉酒男子好友赶到现场,将他接回了家。

对于醉酒乘客,不少的哥的姐有苦水要吐。笔者随机采访了重庆多家出租车公司的20多名的哥,大部分都表示遇到过醉酒乘客,很是让人闹心。

不肯下车型

去年年底,的哥姬师傅就遇到了两名醉酒乘客,两人一上车就沉沉睡去,到达目的地后却耍起了赖。

“当时已是凌晨2点过,她们一直不肯下车,说出租车空调很适合睡觉。担心二人是酒精“上脑”,我还把她们送到了医院。”姬师傅说,“最后还是乘客手机来了电话,才和她们家人联系上,再将两人安全送回了家。”

无理取闹型

说起醉酒乘客,的哥赵师傅连声叹气。他告诉笔者, 有一次,他在杨家坪动物园接到一名“喝高了”的小伙,车没开多远,对方就吐了。“搞得到处都是,这肯定得支付洗车费,但我一提出这个要求,就被他打了一耳光。” 赵师傅说,到达目的地后自己本想和对方理论,结果男子打开门跳下车一溜烟就跑没影了。

赵师傅说,虽然行业规定拒载醉酒乘客不违规,但远距离没办法判定对方是否醉酒,近距离拒载多半又会发生摩擦,确实有些进退两难。

耍赖诬陷型

周师傅在主城开了近10年的出租车,遇到过不少耍赖的醉酒客人。他介绍,去年11月,一对夫妻在巴南鱼洞上车,称要到江北大石坝。20多分钟后,女子突然说周师傅故意绕路,且在车内大吼大叫,甚至还想抢夺方向盘。

“经验告诉我,和醉酒乘客多说多错,所以就直接把车开到了附近的交巡警平台,由民警出面进行了调停。”周师傅说,醉酒乘客的判断力和行为都被酒精麻痹,经常会做出一些“出格”的事。他建议,若载到醉酒客人,勿让其坐在副驾驶,避免危急情况发生。

醉酒男子瘫坐在地上,民警和驾驶员等待其朋友来接送。

醉酒男子瘫坐在地上,民警和驾驶员等待其朋友来接送  

■新闻纵深

拒载醉酒乘客合规  司机可准备必需品

笔者从交通执法部门了解到,根据行业规范,如果醉酒者有陪同监护人,司机就不能拒载;如果司机被投诉,确实能证明只有醉酒者上车,执法部门将不会追究责任。

执法部门表示,乘客因呕吐致使出租车内脏污,如何赔付应视具体的脏污情况和洗车市场价而定。司机可向乘客收取相应数额的洗车费,也可与乘客一起到洗车场清洗干净,费用由乘客承担。

同时,执法部门也强调,赔偿只是一种警醒,出租车驾驶员也不能“谈醉酒乘客就色变”,应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,比如在车内准备一些塑料袋,给晕车或醉酒的乘客及时提供便利,这样既解了乘客的急需,又能防止醉酒者污损车辆。(文/图  李嘉男)

[打印] [关闭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