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行业掠影

老街记忆
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28日 14时47分  作者:  

我曾在一段时间里重复地做着那个梦。梦中是一片海,碧蓝得像鲛人的眼泪。孤帆远立,凌冽的风刺入关节。独行在冰冷的沙砾上,心尖传来阵阵的疼。我一直努力将过去和如今串联,赫然发现自己丢弃了赖以生存的根源。

天际很长,空气里满是八月桂花的味道,顺着迂回的街道向前,河水将这片广袤而坚定的土地紧紧环绕。推开糊纸的窗,能看见潺潺的河,河灯是温柔的眼,日夜不息的水声是我和他们逝去的童年。沿街挂满了油纸伞,古老的黄葛树撑开一季阴凉,挂满了红灯笼和许愿笺,散落下的,被泥土沾染了温柔。

逼仄小巷,拐角处是老旧的旅店,灯光温厚如半融的黄油。店里熏着不知名的香,年逾古稀的店主,坐在竹编的藤椅上,银发挽髻,透过鹅黄的月光打下满目碧净的银亮,脚下有只懒散的猫。微风吹过树梢发出声响,目光所及是大片的古楼,和六月星辰坠地的夏。

离开便是数年。这里的冬季总是雨,窗棂起了雾,铺天盖地的氤氲着,灰砖白瓦,蜡染的布匹挂在高架上,河水极处有红色鲤鱼摇尾而去。越发的想起那些婉转铺陈却失落于成长的友谊。电光火石,竟然以为可以一世。微偏过头,你听见了骨节拔高的脆响。

你站在此去经年的光阴里,六岁的你双目澄明。曾经成长于此的老街,在记忆里慢慢消散遗忘。但无论过了多少年你又身在何处,你终究是那个夏日站在花树下踮脚张望的孩童。一直告诫自己: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世事浑浊,但总有清朗之处。天地壮丽,你我寻常悲喜,只好亦只能献生其中,终成枝上一朵。(文图李嘉男(的士报))

[打印] [关闭]